重卡行業現“啤酒游戲”高庫存 怎么收場?|姚蔚七日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得網 2021-10-31 2520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得網  原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第五項修煉》中“啤酒游戲”的結局,正在重卡市場發生——經銷商處存在大量國五重卡庫存。跟啤酒游戲結果類似,這不是個別現象,而是普遍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是10月31日,眼看各地國五重卡掛牌的窗口即將全部關閉,眾多重卡制造商和經銷商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會有如此多的庫存?如何消化這些庫存?未來,如何才能預防類似的事件再次發生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看來自方得網的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卡行業現“啤酒游戲”的高庫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高企的重卡庫存,跟“啤酒游戲”的結果非常類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啤酒游戲源自1960年代麻省理工學院的Sloan管理學院:由一群人,分別扮演制造商、批發商和零售商,彼此只能通過訂單/送貨程序溝通;各個角色擁有獨立自主權,可決定該向上游下多少訂單、向下游銷多少貨物;終端消費者,由游戲自動扮演;只有零售商才能直接面對消費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0087895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游戲過程為銷售、庫存、進貨,周而復始;訂貨周期約為4周;初始條件為零售商每周銷售4箱啤酒,訂貨4箱啤酒,庫存12箱啤酒。經銷商每周訂購4卡車啤酒,零售商買走4卡車啤酒,同時維持12卡車啤酒的庫存。第二周開始,零售商的銷量由4箱變成每周8箱,此后一直保持8箱不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游戲中,成千上萬的各式各樣背景的學員、經理人都實驗過,得到的悲慘結果幾乎一樣:零售商、經銷商和制造商的庫存都堆積如山;制造商和經銷商從16周后都接不到訂單;經銷商第17周有55卡車啤酒,制造商又送來此前訂購的60卡車啤酒,而零售商卻在這周沒有下訂單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這種現象正發生在重卡行業。很多經銷商庫存高企,卻訂單稀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原因導致庫存高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麻省理工大學,啤酒游戲讓不同背景的上萬人來做,結果幾乎都是一樣的。實驗中,制造商、經銷商和零售商,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,以自己的理性,盡力做好行動與判斷決策。但最后結果就是庫存過多,嚴重偏離實際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031466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困境,可以用經濟學里“存貨加速器理論”(inventoryacceleratortheory)來解釋:“需求小幅上揚,卻導致庫存過度增加,進而引起滯銷和不景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重卡行業庫存高企,并不是某個企業、某個人不理性導致。這是由于重卡的經銷、分銷體系、重卡較長的生產周期以及重卡銷量波動決定的。2021年年初的銷量大漲,讓終端用戶、二級分銷商、一級代理商直到重卡企業,都開啟了“拼命生產”和“囤貨模式”;再加上重卡的到貨周期長達一個月以上,以及要應對7月1日國六排放實施升級,最終導致了類似啤酒游戲中遠遠脫離實際需求的重卡庫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五庫存怎么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卡庫存巨大原因分析后,接下來就要解決:重卡庫存怎么消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啤酒游戲中,經銷商面臨的庫存大,壓力也大。同樣的,當前重卡行業的庫存基本集中在經銷商,經銷商資金壓力很大。這就需要制造商和經銷商一起想辦法消化庫存。筆者了解到,已經有些重卡企業向經銷商輸血,提供資金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輸血,只能解決暫時的資金周轉困難,大量的庫存,特別是國五車輛,還需要盡快賣出去。賣車有兩種方式,一種是加速在用車更新,一種是促進買新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以舊換新”,屬于加速更新?,F在市場上有幾十萬輛的國四排放重卡,如果能讓這些用戶提前更新國五重卡新車,不但有助于消化現在的庫存,也可以讓用戶車輛排放升級,對環境保護來說也是一件好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1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融政策,比如零首付,還有降價促銷,往往都是促進用戶買新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對而言,加速更新是上策。加速更新,不增加重卡市場保有量,不會讓本已運力過剩的重卡市場雪上加霜。同時,讓用戶“以舊換新”,也有助于環境保護,助力“雙碳目標”實現,利國利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論采取怎樣的促銷措施,庫存車都應當盡快消化。畢竟,卡車不是茅臺酒,不會越放越值錢;相反,存放越久的車輛,越會遇到電瓶虧電、易損件耗損等等一系列問題;另外,國五重卡掛牌的窗口期也將在年底全部關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速消化庫存,必然導致利潤減少或虧損。但越晚消化庫存,可能損失越大。消化的快,雖然利潤有損失,但回籠資金可以購入更高利潤的車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強調一點:面對庫存,心態要好,不用過于焦慮。當前雖然運價很低,觀望嚴重,但是也有不少利于庫存車消化的因素,比如生產缺少芯片、原材料價格大漲,重卡企業也被限電等等。伴隨著重卡企業產量大幅下降,庫存未來幾個月內有望逐漸回歸正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何預防庫存嚴重偏離需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決問題的同時,需要思考,如何預防過高的庫存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麻省理工學院這樣分析啤酒游戲:“生產和分銷系統本來就受到市場波動的制約,會產生不穩定性,這種情況隨著你遠離零售商,越靠近產業鏈上游越嚴重。所以啤酒廠遲早要發生嚴重的危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見,生產和分銷系統遠離零售商,是問題的關鍵所在。啤酒游戲的前提:“只有零售商才能直接面對消費者”,導致無論什么人來做這個游戲,都是同樣庫存高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有很多重卡制造商和經銷商會說:我們的庫存策略是基于重卡用戶做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問題可能就在這。啤酒是消費品,重卡是生產工具。重卡用戶是否買車,不像喝不喝啤酒由自身偏好決定,重卡用戶是否買車,是由物流市場或者工程建設的需求、價格等多種因素決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重卡的生產運輸周期比啤酒更長,這就需要制造商和經銷商要預測一個月、兩個月甚至三個月后的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預測幾個月后的市場,當然十分困難,更何況很多政策出臺、影響因素(包括疫情)等都毫無征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如果更細致和直接地了解終端市場,不僅僅憑經銷商和用戶行為推測市場,而是更廣泛地地觀察影響用戶購買的各種因素的變化,更具有前瞻性地對各種因素做出預測,并對可能出現最不利的情況做出應對方案,那么,也許可以減少過高庫存帶來的利潤損失和資金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,更多關注“方得網”等媒體的市場調查以及行業觀察。從4月底開始,方得網就不斷報道出運費走低,多地銷量遇阻的情況。筆者從四月底,接連發表過《瘋狂的重卡踩剎車》、《告別瘋狂?5月重卡市場或迅速“制冷”》等文。如果那個時候能對這些消息更警惕些,也許就不會按照此前排放升級時市場需求的慣例,來屯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結束語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卡行業是個強周期行業,其起伏波動比經濟波動幅度更大。有高峰就會有低谷,反之亦然。只要在風雨中能挺得住,就一定會迎來彩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數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關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费国产黄线在线观看